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会员之家

TEL 0551-63542827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 E-mail:msc@hyputaomiao.com
  • 传真:0551-63542897
  •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政务区祁门路1688号兴泰金融广场18层
会员发布 Membership released
   
  简政放权专题一:国务院部署公开各部门行政审批事项目录等工作  
  2014.02.24        
  

 

【导读】新华网北京220日电 为深入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国务院日前决定,向社会公开国务院各部门目前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清单,以锁定各部门行政审批项目“底数”,接受社会监督,并听取社会对进一步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的意见。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通知,对各部门公开行政审批事项等工作进行部署。

   通知指出,各部门要于近日在门户网站公开本部门目前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清单。公开内容包括:项目编码、审批部门、项目名称、设定依据、审批对象,以及收集社会各界对进一步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项目意见的具体方式等。各部门分别公开后的一定期限内,国务院审改办要在中国机构编制网公开各部门行政审批项目汇总清单。中央政府门户网站也将适时公开汇总清单。

  通知强调,各部门不得在公布的清单外实施其他行政审批,不得对已经取消和下放的审批项目以其他名目搞变相审批,坚决杜绝随意新设、边减边增、明减暗增等问题。对违反规定的将严肃追究相关单位和人员责任。同时,对国务院此前决定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审批事项要落实到位,及时清理修改有关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切实加强事中事后监管。

  通知要求,各部门要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关于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精神,认真收集并研究清单公开后各方面提出的意见,进一步梳理本部门目前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对取消或下放后有利于激发市场主体创造活力、增强经济发展内生动力的行政审批事项,进一步加大取消或下放力度。要改革管理方式,向“负面清单”管理方向迈进,清单之外的事项由市场主体依法自主决定、由社会自律管理或由地方政府及其部门依法审批。

【解读】 摸清底数,锁定改革目标

   对于普通公众而言,“权力”一词虽然熟悉,但又很抽象。专家表示,其实,行政审批就是政府部门权力的直接体现,而此次国务院各部门公开这个目录,就是要把中央政府的权力以清单的形式向社会公开,在阳光下“晒一晒”。

  “公开权力清单是建立阳光政府的重要步骤,让权力真正在阳光下运行。”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董克用说,亮出“清单”,就是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让公众知道政府的权力边界。

   此外,明确的权力清单也使推进多年的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进一步摸清了底数,进而锁定改革的目标。

   专家表示,长久以来,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过程中存在“家底不清”的问题,简政放权常常是这边减、那边增,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甚至变成“数字游戏”。

  “例如有的审批项目本来是不存在的,有的审批项目从来就没有人申请过,有的项目又存在多部门交叉,这些情况都会造成审批项目总数的模糊不清。”董克用说。

  此次国务院印发的通知要求各部门在门户网站公开本部门目前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清单。同时强调,各部门不得在公布的清单外实施其他行政审批,不得对已经取消和下放的审批项目以其他名目搞变相审批,坚决杜绝随意新设、边减边增、明减暗增等问题。

  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负责人去年10月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表示,形成中央政府行政审批事项目录,锁定改革的目标,让全社会监督,这是推进整个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的起点。

  开门搞改革,进一步推动简政放权

   在公开权力清单的同时,国务院印发的通知还要求各部门要“认真收集并研究清单公开后各方面提出的意见”“进一步加大取消或下放力度”。

   专家表示,改革进入深水期后,容易改的已经改了,剩下的都是“硬骨头”,在这个阶段,就要集合各方智慧,精简出真正需要审批的项目,而向社会亮出“权力家底”就是开门搞改革,是对改革的深化。

  “公开不是最终目的,公开是为了让百姓、企事业单位进行反馈,这些项目该不该由政府审批,以及如何才能让审批更加便捷高效。”董克用说,“公开,也有利于防止部门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而不肯‘割肉’。”

   打开教育部官方网站,在首页就能找到《关于公开教育部行政审批事项目录的公告》。对于公告附件中所列的“高等学校教授评审权审批”,一位在北京工作的大学教授就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职称评定应当是学校办学自主权的一部分,教授评审应当由高校自主,因为不同的学校对教授的评定标准不同。”这位教授认为,这并不符合当下的改革方向,这样的审批事项是否需要改革,就应该征集各方意见。

   权力清单将成制度

   实际上,随着改革的推进,“晒”出权力清单的将不仅仅是中央政府部门。

   李克强总理日前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全面深化改革专题研讨班上作报告时指出,要“逐步建立各级政府的权力清单制度”。

   浙江省宣布今年起将全面推行政府权力清单制度,安徽省试点实施省级政府机关行政职权清理试点改革,并要求试点单位晒出“权力运行图”。此外,一些地方和部门已经在向“负面清单”管理方向迈进。

  专家表示,建立各级政府的权力清单制度,实际是要求政府转变职能,处理好与市场、社会的关系,激发市场活力,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基础性作用,这是“深化改革”在政府管理体制方面的真正落实。

  “从源头上减少审批环节、降低审批门槛、激发市场活力,让能做的人都能够有参与的渠道和可能,这实际是对政府管理效能、公共服务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董克用说,这不仅要提高事前审批的效率,更要求在事中、事后监管中采取行之有效的办法。

   同时,专家表示,要保证改革的成果锁得住、不反弹,下一步还要健全政府职责体系。南开大学副校长朱光磊教授表示,所谓构建政府职责体系,就是一个层级一个层级、一个部门一个部门、一项一项把政府的行政审批、提供公共服务方面的职责和监管方面的职责等一一理清楚,分解到位,立法确认。

   朱光磊表示,各级政府都应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下做该做的,放不该做的,最终形成符合中国国情和现代政府发展规律的政府职责体系。

杜绝简政放权成为“数字游戏”

    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全面深化改革部署的一个关键领域。长久以来,过多过滥的行政审批不但束缚市场活力,有些还沦为腐败的温床。全面深化改革,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必须坚定不移地转变政府职能,持续推进简政放权。

   作为政府的一场自我革命,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进行到“割肉”阶段,调整、协调部门自身以及部门之间的利益不仅存在难度,而且可能引起变相抵制。具体到行政审批项目上,如果取消的仅仅是一些常年不用的审批项目,或者简单地把多个项目合并成一个,从数量上看似乎减少了,但这样的“数字游戏”并不能使企业和社会真正“松绑”。

  亮出政府部门的“权力清单”,厘清权力边界,让公众对“哪些该审批,哪些不该审批”不再“云里雾里”,有利于公众更好地进行监督。按照通知要求,各部门应当认真收集各方面意见,进一步加大取消或下放力度,真正做好简政放权。吸引更多公众参与改革,根据公众意见推进改革,才能推动政府彻底划清“为”与“不为”的界限,做好“管”与“放”的文章。

   晒“权力家底”,释改革红利

  新一届政府成立之初便作出承诺,至少要取消、下放现有行政审批事项的1/3。“言必信,行必果”,截至目前,中央政府分五批取消、下放行政审批等事项,取消下放任务已完成1/2。“自我革命”“壮士断腕”,政府用实际行动履行诺言,收获了市场和社会的一致点赞。有企业主感叹,坚持这样做下去,就不用再为一个公章操碎心、跑断腿了。

  诚如专家所言,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是政府职能转变的突破口。回顾2013年总理记者会、新一届国务院第一次常务会议和今年国务院第一次常务会议,简政放权始终都是“当头炮”。此次公开国务院各部门行政审批事项目录,更是政府晒自己的权力家底。锁定“底数”、接受监督、听取意见,这一举措抓住了牛鼻子,能起到一石三鸟之效。

  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中,还常有“边减边增、明减暗增”的数字游戏,也常有“有利不放、无利推让”的隐性规则。的确,每一个审批项目都对应着一项具体权力,调整之难可想而知。要改到实处、取得长效,需如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所言,“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此次公开的目的,就在于促进权力运行的公开透明,同时进一步摸清家底,便于精确锁定改革目标。此外,开门搞改革、广泛听取意见的方式,有利于凝聚众人拾柴的心劲儿,集萃群智,不断为后续改革出新招、谋实效。

  行政审批制度的大动作,与简政放权的改革思路相契合,彰显了为民服务的执政理念,廓清了政府运行的权力边界。下发通知中,“向‘负面清单’管理方式迈进”的表述也颇耐人寻味。如果说对市场主体日渐明晰的“负面清单”,意味着“法无禁止即自由”,那么公布行政审批事项目录可称“正面清单”,是对公权力“法无授权即禁止”的要求。政府部门严格按照公开目录履行审批职能,清单之外事项皆由市场主体依法自主决定,一正一负,必将激发巨大的发展正能量。

  公开不是目的,更不是为了固化现状,而仅仅是改革的开端。下一步,需要的是让公开真正发挥效用。听取社会各方面意见,该留的留、该放的放、该规范的规范。一方面,确保审批事项目录公开在动态中保持含金量,不走形式;另一方面,也应进一步规范权力运行,清除变相审批的土壤和空间。在此基础上,创新机制、畅通渠道,加强社会监督、舆论监督,确保公众知情权、监督权不落空。

  庖丁解牛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动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公开权力清单,同样是行政审批改革的关节;而行政审批改革,又可谓政治改革、经济改革的肯綮。从削减数量到公开目录,表明这一重要改革已不再只是盯紧数量,而是在向深水区挺进,这正体现了“积小胜为大胜”的改革策略、“蹄疾而步稳”的改革节奏。在更多领域、更大范围,也都需摒弃急功近利的改革观,真正从大局着眼、从长远出发,才能真正探索出一条新路径、开拓出一种新境界。

 

 

  
 

--来源:新华网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