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会员之家

TEL 0551-63542827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 E-mail:msc@hyputaomiao.com
  • 传真:0551-63542897
  •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政务区祁门路1688号兴泰金融广场18层
会员发布 Membership released
   
  “组合拳”力破企业融资贵  
        
  

7月24日,国务院部署10项措施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后,中国银监会即针对“倒贷”问题提出具体措施,提升金融机构小微企业贷款服务效率,鼓励其开办续贷、年审制贷款和循环贷款等创新业务。

 除了提升企业融资效率,更需要从减少融资环节、促进银行业竞争等多方面入手,共同发力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提高效率、破解“倒贷”困局

 “倒贷”增加了企业融资成本,影响了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同时也加大了小微企业的信用风险

  通常而言,贷款企业需要先还清上一笔贷款,再重新申请、等待下一笔贷款到账。因此每当银行贷款到期、企业需要资金持续周转时,不少企业只能转向民间借贷高息融资、先还再贷,这就是“倒贷”。

  业内人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企业“倒贷”往往借助于民间资金,如担保公司或是小贷公司,成本高达月息2至3分,如在江浙地区,“倒贷”一次至少会增加企业贷款总额2%的成本。

 一旦企业续贷不成功,就可能背上高利贷,导致经营状况恶化甚至倒闭。“‘倒贷’增加了企业的融资成本,影响了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同时也不利于银行了解借款人财务和经营状况,掌握贷款真实质量情况,加大了小微企业的信用风险。”银监会发言人表示,要改变这种“借新还旧”模式,根据小微企业资金周转使用的客观规律,科学合理设计贷款产品。

 为此,银监会7月24日发布《关于完善和创新小微企业贷款服务提高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水平的通知》,鼓励银行对流动资金周转贷款到期后仍有融资需要、又流动资金不足的小微企业,符合条件的可以提前办理续贷,而不需要先还款后贷款。这样,企业在经营中资金不会“断档”,可以实现资金“无缝对接”。

“鼓励银行业优化小微企业流动资金贷款服务的同时,银行也要相应地加强贷款风险管理。”银监会发言人表示,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办续贷、年审制贷款和循环贷款等创新业务,应当制定相应的风险管理制度,建立业务操作流程,明确客户准入和业务授权标准,合理设计和完善合同等配套文件,改进信息技术系统。

 但并非所有企业都符合“借新还旧”的条件,北京农商银行内控合规部董闫表示,开办循环贷款后,银行更要动态关注借款人经营、财务及资金流向状况,提高对续贷贷款风险类别的检查评估频率,防止经营出现问题的企业通过“续贷”掩盖经营问题。

 降低成本、减少中间环节

 企业融资链条变长,主要原因是资金的“倒爷”多了。经过各个环节的层层加价,最后到达企业手里的资金价格自然水涨船高

 在企业融资过程中,究竟哪些环节可以省?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缩短企业融资链条,减少不必要环节,整治层层加价行为。理财产品资金运用原则上应与实体经济直接对接。

 企业融资链条为何变长?最主要的原因是资金的“倒爷”多了,经过各个环节的层层加价,最后到达企业手里的资金价格自然水涨船高。

 这与影子银行的发展密切相关。银行为了绕过存贷比的限制,往往通过信托等通道来放款。据《中国金融政策报告(2014)》数据显示,体系内影子银行规模已超过15万亿元。

“原本银行的贷款利率仅为7%左右,走完信托等通道再到企业的手里,利率可能就达到10%以上。”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良表示,在走信托等通道的过程中,还存在一些“资金掮客”,他们帮信托公司找来资金或者为其介绍项目,然后从中抽取提成。

对于银行理财业务而言,很多理财产品的投资标的是一些信托项目,导致大量资金流入产能过剩行业、房地产或地方融资平台等对资金成本敏感度不高的领域,拉高了整体融资成本。

 因此,增加银行贷款占比,降低信托贷款、委托贷款等影子银行融资占比极为重要。与此同时,更应让理财产品资金直接对接实体经济。目前,多家城商行已上报了银行理财管理计划和理财直接融资工具试点方案,其中,理财直接融资工具的作用就在于让理财产品直接对接单个企业融资项目。近期,南京银行、宁波银行等多家银行已上报或正在上报该项试点。

促进竞争、丰富金融供给

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要让银行体系的竞争更加激烈,同时监管要给银行创新创造更加宽松的环境

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哪些进程需要加快?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积极稳妥发展面向小微企业和“三农”的特色中小金融机构,加快推动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促进市场竞争,增加金融供给。这意味着,已经拿到“准生证”的5家民营银行试点进程有望加速。

“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要让银行体系的竞争更加激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吴庆表示。

 今年3月,5家民营银行试点获批。参与试点的共有10家民营企业,包括浙江的阿里巴巴和万向控股、温州的正泰集团和华峰集团、深圳的腾讯和百业源投资、上海的均瑶集团和复星集团及天津的天津商汇投资和华北集团,两两组合形成了5个试点银行。

目前,民营银行的经营主要有4种模式:“小存小贷”(限定存贷款上限);“大存小贷”(存款限定下限,贷款限定上限);“公存公贷”(只对法人不对个人);“特定区域存贷款”(限定业务范围、区域范围),小微企业和个人则是民营银行未来的目标客户。

 对现有银行而言,民营银行的试点加速推进无疑是竞争压力的加码。当前银行同质化竞争严重,包括在小微金融业务上的竞争也较为趋同。而民营银行的加快“上市”有利于改善金融竞争生态,增加金融服务供给,缓解民营中小企业面临的融资约束,提高资本配置的效率。“民营资本与中小企业之间联系更为紧密,民营银行的加快推进,未来也有助于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鄂永健表示。

“监管要给银行创新创造更加宽松的环境。”吴庆认为,在目前银行业的监管中,几乎每个创新项目都需要事先申报通过后才能开展,因此创新的风险对金融机构来说很大。吴庆建议,监管更应从事前移至事中和事后,充分发挥银行业竞争带来的活力,进一步服务实体经济。(原载经济日报)

 

  
 

-

亿万先生